大香蕉影视app

跟着游戏青年一路过来,陈亦看到他又停留了几次。

之前的报刊亭,酒吧、服装店、便利店、一家位置很偏僻的纪念品店,甚至还有公共厕所。

这些很平常的所在,陈亦却像是亲眼看到了游戏青年在玩一个看不见的游戏一样。

刚才的报刊亭算是游戏里的药店。

进酒吧像是进到了游戏里的酒馆,和看不见的npc谈话,打听任务消息。

服装店就是装备店,他在里面“修理”旧装备、“购买”新装备。

便利店是道具店,他从里面“购买”了不少魔法道具。

纪念品店竟然是武器店。

公共厕所就更神奇了,是分解、合成道具的地方……

如果不是真的有陈亦看不见的东西,他敢肯定,这个游戏青年已经完废了,达到了传说中的手中无游戏,心中有游戏的至高境界。

陈亦静静地跟着,看着游戏青年折腾了大半夜,似乎在精心准备着一场即将到来的“大战”。

不过陈亦并没有等到他“大战”的时刻,还没等他折腾完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
红唇美女清纯范迷人美背私房写真

游戏青年一身污泥,无视了别人嫌弃的目光,坐上了一辆早班车。

陈亦尾随在后,一直跟到市区,他下了车,走进了一个居民小楼,看着他进了一户房子。

听着其中传出来的责骂声,便知道那是他家,骂他的人是他的父母。

从这些责骂声中,陈亦知道这个游戏青年已经沉迷了很久游戏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又经常往外跑,而且常常夜不归宿,就算他的父母也很难见到他的人影。

陈亦从窗户外看着游戏青年顶着张麻木的脸,无视了父母痛惜的神情,和一声声关切的责骂,直接走进了房间,把门一甩,就躺到了床上,手里拿着手机划拉着,没过多久,就沉沉睡去。

摇了摇头,在外面看了一会儿,忽然感觉兜里的手机在震动……

……

十几分钟前,在黄沙港市分部。

一头白发、精神矍铄的裴松茂在苏茗和一条哈士奇的跟随下,从那间关押特殊犯人的房间中走出,几个黄外套迎了上来。

“裴老,怎么样?”

苏茗在旁边眼睛一瞪:“你们急什么?裴老忙了半天,也不让人喘口气呀?”

裴松茂抬了抬手,示意没关系。

不过他年纪也确实大了,这半天忙活,虽然有人帮忙,也不够有些疲累。

在苏茗搀扶下坐到了一旁,喘了两口气才开口道:“‘神州’人虽然和我们星球上的人类有着超过99%的相似度,但毕竟还有不一样,而且这个人,在‘神州’中应该也不算弱小的个体。”

“如果想通过催眠瓦解他的意志,单凭着小苏……还有天狗的能力辅助,还有点不足,要是能送到中京,那里的设施齐,我或许还有点办法,但是在这里……”

裴松茂话没说尽,意思却很明白。

他并不是觉醒者,他的能力在于自己一身学识,催眠觉醒者不是办不到,却要借助完善的辅助设施。

想要催眠一个至少相当于C级觉醒强者的“神州人”,在港市是办不到的。

“能不能把设施运到港市?”一个黄外套问道。

裴松茂笑着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他说的所谓“设施”也不是简单的一些机械设备而已。

国也只有中京能用得到,而且几乎不可复制。

但是这些就没必要跟他们说了。

几个黄外套脸上都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失望。

将“人”押到中京是不可能的。

远距离押送强大的觉醒者罪犯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,而且押送的还是极度敏感的“神州人”,更不可能。

出现任何意外,都没有人能承担得了责任。

所以,他们的任务,又一次失败了。

“雷达,你想说什么?”

陶景南看到雷达忽然欲言又止,直接开口问道。

雷达犹豫了一下,有些弱弱地道:“我或许知道一个人,可能有办法……”

“你?”

其他人都是一脸意外。

因为在他们这些人中,雷达可以说是最老实、最安分,交际圈子也最小的一个了。

除了黄沙的同事,他都不认识几个人,还能认识有这种本事的人?

只有苏茗咧起嘴,感觉有点牙疼地道:“你说的不会是那个家伙吧?”

“嗯嗯嗯。”

雷达头点得跟小鸡吃米一样。

“妲己,你也认识?”其他人好奇道。

“行了,别卖关子了。”

见陶景南发话,苏茗顿时说了出来:“那个人你们应该也都知道,就是‘佛爷’。”

“佛爷?!”其他人都有一种似乎很惊讶、又感觉很正常的奇怪的表情。

“是他?”

陶景南冰块脸上也闪过一丝异色:“他的觉醒者资料注册都完成了吗?”

苏茗知道他的意思,答道:“上次一战之后,我们本来想叫他来测试能力的,不过王队长和马队长那天忽然下令,封存他的档案,也不让人提这件事了。”

这事她也很奇怪。

就算那个光头的能力很强,也不至于这样吧?

反而这样更应该尽早测试清楚他的能力信息才对。

听到是命令,陶景南也没再追问。

“你们确定他可以?”

“肯定可以的!”“不知道。”

雷达和苏茗几乎同时道。

信誓旦旦的自然是雷达,然后就被苏茗瞪了一眼。

“能不能冒昧问一句,这位‘佛爷’是……?”

一旁一直装聋哑老人喝茶的裴松茂忽然问道。

其他人都看向陶景南。

陶景南难得表情松弛了点:“裴老不是外人,‘佛爷’是他的代号,他叫陈亦。”

虽然很多人在尸祸中都见过那个人的强大,但是对于“佛爷”这个外号,还是有不少人疑惑甚至心里不舒服的。

这也太嚣张了点吧?

什么人啊就敢称爷了?

不过这代号是几个B级强者亲自定下的,而且那人几乎是以一己之力,改变了整个战局,减少了大量的伤亡,算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,人人敬服虽算不上,却还是有着尊重的,倒也没人会真的反对。

“陈亦?”裴松茂脸色变得古怪。

苏茗见状,想起陈亦的资料,眼睛张大:“我记得,他也是港大的研究生,裴老,您不会认识吧?”

裴松茂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哈,何止认识,他就是我的学生。”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