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会员号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薇薇安一直对她怀恨在心,所以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自己,顺便也帮克里斯蒂解决一个情敌。

但是没想到被克里斯蒂察觉,把自己救下。

而她那个时候被薇薇安折磨一通昏迷过去,好在孩子还完好无损。

克里斯蒂找来医生为她救治,得知她怀有身孕,第一件事就是联想到温言。

她根本没有怀孕,但是她需要一个孩子巩固自己的地位。

克里斯蒂给了她两个选择,要么打掉这个孩子,要么让这个孩子成为她拴住温言的工具。

她印象最深的,是克里斯蒂说了一句话。

“难道要让自己的孩子,一辈子得不到父爱?要变成一个野种,被人指指点点,从小在残缺的环境中长大?”

野种……

这两个字深深刺痛了她的心。

她的孩子来历清清白白,怎么会变成野种。

海边清新美女白嫩玉腿裙摆飘扬唯美写真

可的确人言可畏。

她带着孩子,总要回白家,这个孩子迟早要被温言知道,一查DNA就会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。

那个时候,温言肯定会更加疯狂。

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,怕克里斯蒂对他不利,只能答应。

她倒也没为难自己,更没有限制她的自由。

她倒是很相信自己,毕竟她为了温言放弃了那么多,又怎么会看着这一切辛苦变得徒劳无功?

所以,这一年,是她心甘情愿束缚自己。

她留在曼尔顿,就在克里斯蒂的娘家。

离他最近,却……离他最远。

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咫尺天涯。

她不断地反侦察,发现很多人都在找自己,其中就有温言的人。

他念念不忘……自己却又不能给他回响。

孩子九个月早产,她在手术台上命悬一线。

克里斯蒂在手术室门外等候了两个小时,在问及保大人还是孩子的时候,她的回答也让自己很意外。

“我要白欢欢活着,孩子可以不要,我要她活着。”

她也是醒来后,听医生说的。

克里斯蒂虽然执念太深,不肯放手,但她绝对不是坏人。

她从未想要杀了自己,反而从薇薇安手中救了她。

她也相信,克里斯蒂能照顾好自己的孩子。

可却不想,她现在竟然敢对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动手!

“克里斯蒂,我只要三个月,三个月后……”

“白欢欢,别说三个月,三天,三小时,三秒钟我都不想给!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克里斯蒂厉声打断。“我忍了一个月!我的丈夫远在异国他乡,守在另一个女人身边,同吃同住。而我照顾这早产儿,日日夜夜睡不好。我一直在忍,给们机会。我不敢告诉家里人,怕我父

亲震怒。我不敢告诉温家人,我怕我颜面尽失!”

“我守在这空荡荡的婚房里,我甚至都哭不过那孩子!如果善良的代价是让我失去一切,那我情愿我狠毒无比!我真的不想拿的孩子下手,这些都是逼我的。”

克里斯蒂最后一丝耐心早已被磨得消失殆尽,此刻有些疯癫,每一句话都是尖锐咆哮的。

她的苦压抑太久太久了!

除了新婚之夜,温言就再也没碰过她,一直很抵触和她同频出现。

那个时候他还是失忆的状态,更不要说以后找回记忆,知道自己深爱着谁。

她得不到温言的宠爱,只能拼命留住他的人。

她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强扭的瓜不甜,她不需要这瓜甜不甜,只要他留在身边,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一个人。

她得不到他的爱,他也无法和喜欢的人厮守一生,这世界多么公平。

她为什么大无畏的成全别人,别人怎么不想想如何成全她?

她从不觉得自己做错,爱一个人……向来毫无道理。

她知道自己对不起白欢欢,所以竭尽全力的补偿。她可以没有孩子,但她一定会将他们的孩子视如己出,好好对待。

早产儿身体不好,抵抗力差,高烧难免的事。

她彻夜守着,找乳母喂养。

她无数次告诉温言,孩子生病了,他都不曾理会。

那她索性闹得大一点,孩子要死了,他还回不回来?

其实她没有故意伤害孩子,而是孩子正常发烧,不过她添油加醋,夸大事件而已。

如果不这样,怎么把温言带回了,事实证明,他在怎么无视她们母子,也不会放任孩子死活不管。

“克里斯蒂,我什么都答应,只求不要伤害孩子。”

白欢欢的情绪快要崩溃,不为人母,根本无法体会。

从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,她就是去了这孩子的任何消息。

今天才从温言短信中得知这个孩子叫什么。

温幼骞。

三个月,第一次知道自己孩子叫什么名字,还真是可笑。

她相信克里斯蒂会照顾好这个孩子,但是她会做噩梦,梦到自己生产那天浑身是血。

那是她和那个孩子感受最亲密的那一刻。

她不知道孩子长什么样,只知道是个男孩子。

她唯一能感受的,就是这九个多月,他在肚子里的感觉。

“让我不伤害的孩子也可以,也请放过我,请把我的丈夫还给我。我和我的孩子,都需要他,我的家庭不能没有他。”

“好……我还,我什么都不要了……但能不能让我看看孩子。”

“不可以,看到他难免会生出别的想法,还是不见的好。我会好好照顾他,他会是温家的继承人,这是我唯一能给的。”

她缓和了语气,她只有温言这个人。

其余的都可以给白欢欢!

有得有失,那对两人来说都是公平的。

白欢欢听到这话,早已泣不成声,泪水肆意落下。

最后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,一路是哭着回来的。

屋内空荡荡的,他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,门口的鞋柜还有一双男士拖鞋。

她跌跌撞撞的进去,觉得屋子很空很空,就像是个黑洞,要把自己吸进去一般。

她跌坐在地上,蜷缩成一团,哭得不能自已。

就像个孩子,终于可以放肆的哭一哭。这是三个月来……第一次如此痛快,将心底的苦全都宣泄出来……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