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操**情色网

诡异的藤蔓从石屋中蔓延过来,夏冬阳建议大家退到刚才休息的石屋那边去,周建却是建议放火烧,甚至万金春等人都赞成,夏冬阳却是坚决反对,双方剧烈的争执了起来。

周建更是激动不已,夏冬阳语气强势而坚定的说道:“我刚才说了,谁敢放火,我就废了他!”

现在保命要紧,周建更不想这样一直被夏冬阳给压着,立时强势的回应道:“是,夏冬阳,是英雄,有正义感,不为名利的怒斥别人‘少男天团’,那多牛啊,网红了啊,好多人崇拜呢!

可现在关乎着大家的性命,不要命就算了,凭什么让大家都跟着去送死,老子今天就放火了,能拿我怎么着?”

他说着,伸手又要从包中拿出火弹,夏冬阳一步上前又要阻拦,不想,周建却是撤出匕首,对着他胸口就是一个猛划。

夏冬阳一把挡开他的手,周建却是不依不饶,又挥动着匕首向夏冬阳的胸口要害戳去。

谁也没想到,变故会来得这么快,转眼间就打了起来,冷凌立时冷喝道:“周建,住手!”

周建一听,心头更是火大,凭什么就只招呼自己,不招呼夏冬阳,手下的力道不禁又是添了两分,眼中的戾气也是更甚了。

然而,下一刻他却突然感觉手腕一紧,继而,脖子又是一紧,他甚至完没有看清楚,自己便完被夏冬阳给制住了,心头是惊骇不已。

其余人也都是一愣,他们虽然都知道夏冬阳很强,但没想到会这么强,周建即便是打不过熊文重,或许也打不过冷凌,但在这一队伍中,其他人绝对不是他对手,却是想不到一招就被夏冬阳给擒住了。

此刻,众人心头惊骇之余,更是禁不住想到,夏冬阳这到底是有多强?

下一刻,只听夏冬阳冷冷的对周建说道:“从最开始过来,就处处针对和冷嘲热讽,周建,当真不知道,之前在村下山阶上,是故意脚下打滑的,目的是想要让狼群把我困死在下面把?

蔡文静纯美的模糊萌样

那些小伎俩,当着以为我不知道,我不过是不想与一般见识,以的身手,我捏死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,若非是现在,早已经死了,给我滚!”

说着,他随手一推,周建身子便完稳不住,连连趔趄着摔倒在旁边,心头骇然不已,想不到自己做得那么隐蔽,夏冬阳在狼群的围攻下,竟然还能发现,可怕,实在太可怕了!

冷凌等人听得,个个都是愤怒不已,想不到之前那情形,周建竟然还做这种卑劣手段。

陈伦更是愤怒不已,骂道:“玛德,狗娘的,老子废了!”

因为之前周建拉的就是他,显然这又是为了针对他们‘千诺’,当然,此刻当时在周建心中,嫉妒夏冬阳的情绪更多。

不过,夏冬阳却是将他给拦了下来,而后转眼看着罗荣几人,他们是刚才附和周建的,现在甚至都已经掏出了火弹。

继而,他沉声说道:“这片山林是大自然馈赠的瑰宝,们最好收起火弹,否则,我敢保证,在火燃起来的前一刻,们的手会和们的身体彻底分家!”

他语气深沉,眼神冷冽,罗荣几人对视了一眼,从眼中都看到了恐惧,最后还是只得缓缓将火弹放进了包中。

这时,旁边的熊文重大喊道:“夏兄弟,那些藤蔓近了!”

夏冬阳瞥眼一看,而后对冷凌以及熊文重问道:“冷小姐,熊哥,们愿不愿意跟着我退?”

熊文重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当然,我相信夏兄弟,我也不赞成放火,违法又损德!”

冷凌并没有回答夏冬阳,而是转眼看着刚刚站起来的周建,冷声说道:“周建,我宣布,单方面与解除合同,从现在开始,我们各走各的!”

她说着,转眼看着罗荣几人,说道:“是走是留,们也可以选择。”

对于冷凌来说,最终的目的是完成任务,至于周建这种人的死活,她压根就不放在心上,而且,有周建这种人在,对完成任务只会是一种阻碍。

夏冬阳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,早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想,她自然是站在夏冬阳这边。

夏冬阳也不再啰嗦,几人快速向后面的石屋那边退去,当然,那小莫还是跟着了熊文重,罗荣几人对视了一眼,万金春连忙说道:“罗哥,我们还是退回去吧,跟着大家一起有保障一些。”

这时候,对于万金春来说,跟着人多的队伍,自己生存下来的几率自然更高。

罗荣几人也很快决定下来,毕竟,周建能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还使阴招想要害夏冬阳,可见他的心思是多么的歹毒,胸襟是多么的狭窄,若是跟着他的话,说不定到时候就成了垫脚石成为炮灰了,于是,几人也都是快速向夏冬阳几人跟了上去。

周建面色阴沉着,

终究还是决定跟了上去,面子不重要,重要的是性命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。

很快,夏冬阳一行就退到了石屋这边,幸运的是,石屋这边并没有那种藤蔓,不过,看着那些藤蔓蔓延过来,迟早这片区域都会被覆盖的。

夏冬阳立时喊道:“大家分开看看,有没有可以离开这片区域的路。”

众人快速散开,有人在悬崖边勘探,有人在石屋左右看着,这时候,谁都没去管跟过来的周建了,都没那心思了。

夏冬阳也是来到了石屋后,顺着山壁向上看去,双眼陡然一亮,大喊道:“大家快过来。”

众人闻声快速的聚集了过来,冷凌问道:“夏先生,有什么发现吗?”

夏冬阳一抬手指着山壁上,说道:“大家看,这山壁上有一些凹陷部位,应该是当时引这条水流而凿的,我们有绳梯,我先上去,将绳梯给固定了,大家再上来。”

这时候,除了这个方法,依然别无选择了,陈伦第一个叮嘱道:“夏哥,小心啊!”

冷凌与熊文重也都是叮嘱着,毕竟,这山壁看上去至少都得有三四十米,旁边有水流的话,必然常年浸水,以至于山壁湿滑,夏冬阳第一个上去,根本就没有任何保护措施,危险程度可想而知。

夏冬阳点了点头,撤出身上的匕首便开始攀爬山壁,而这时,那些藤蔓也蔓延过来了。

Tags: